若冰中文網 > 春閨殺 > 第565章 意料之外
  陳琮進了屋來,阿萱與梁煜上前便要行禮。

  可看著阿萱這樣大的肚子,陳琮也不好意思讓她跪,便道,“都免了吧!”

  聞言,二人謝了恩,等陳琮坐到了位置上后,方才又落了坐。

  陳琮像是很關心淑貴妃似的,拉著淑貴妃的手便是問長問短,好似并未在意阿萱跟梁煜。

  是以,阿萱跟梁煜也不說話,只等著看陳琮下一步的舉措。

  倒是淑貴妃看出了陳琮的心不在焉,便道,“其實,皇上今日來,是不是有事要與阿萱跟煜兒說?”

  眼見著心思被戳穿,陳琮也不辯解,只道,“朕還是什么都瞞不過愛妃你。”

  陳琮與淑貴妃乃是青梅竹馬,這么多年的相處,如何能不知道對方在想什么呢?

  淑貴妃微微一笑,“皇上既然有事要與他們二人說,那臣妾就不便在此待著了,正好前些日子臣妾學了幾道拿手的齋菜,這就去做了給皇上還有煜兒跟阿萱嘗嘗。”

  淑貴妃說著便是站起了身來,給陳琮行了禮便退下了。

  順道著,將屋內其余的宮人也都帶了出去。

  待到屋內只剩下三人,陳琮的目光方才落到了阿萱跟梁煜的身上。

  確切地說,是落到了阿萱的身上。

  “你如今已經身懷六甲,還在為百姓看病嗎?”陳琮淡淡問道。

  阿萱微微點頭一笑,“是,依舊是一日看三人。”

  “你自己的身子要緊,還是莫要太過操勞。”

  “父皇放心,如今的病患,病癥都不算太棘手,兒臣能應付的。”

  阿萱輕笑著應著,想了想,卻還是開口道,“其實父皇想說什么,不妨明言。”

  這樣拐彎抹角,假模假樣的關心,她著實不習慣。

  聞言,陳琮看了梁煜一眼,這才又看向阿萱,道,“既然你這么說了,相比也知道朕想要什么。”

  話說到這兒,陳琮深吸了一口氣又接著道,“煜兒失憶,不記得往事。但朕記得你曾經說過,你跟煜兒是吃了兩條巨蟒的蛇膽,才會有如今這樣百毒不侵的身子,對嗎?”

  聽到這兒,不管是阿萱還是梁煜,二人的眸色皆是沉了下來。

  就聽陳琮接著道,“朕在想,究竟是什么原因,能讓那兩條巨蟒的蛇膽會有如此奇效?”

  所以,陳琮覬覦的并不是阿萱跟梁煜的血,而是能讓他們變成如今這副樣子的東西!

  他要的,是那個根本的東西!

  “父皇……”

  梁煜忍不住開了口,眸色凝重。

  陳琮抬眸看向梁煜,而后冷聲一笑,“怎么?以為父皇早晚要拿你們二人開刀?”

  話說到這兒,陳琮一聲冷哼,“莫說阿萱腹中還有我陳家的骨肉,但說你們一個是朕的親兒子,一個是朕的兒媳,朕又如何能舍得推你們去死?”

  當然,他不是沒想過用阿萱跟梁煜的血來煉丹的。

  在長生的誘惑面前,他的的確確動搖過。

  畢竟,這世上沒有人會想死。

  可,一來,用他們二人的血煉丹也未必能長生,二來,梁煜是他與淑貴妃的兒子,他怎么可能會傷害梁煜的性命?

  阿萱腹中的乃是他的親孫子,他又如何能舍得下狠手?

  所以,他很快就打消了這個念頭。

  但,長生依舊誘人,所以他的思慮便更遠了些。

  說實話,陳琮不想要阿萱跟梁煜的性命這件事,還是很讓人意外的。

  他們原本的計劃,都是往假死方面走。

  眼下顯然是因著陳琮的決定而打亂了計劃。

  不過,阿萱很快就反應了過來,沖著陳琮道,“回稟父皇,當初我與殿下不慎墜入懸崖,見到那兩條巨蟒之時也很是震驚,卻奇怪,那地方分明是在大棠的京都附近,可除卻蛇妖傳言之外,并無人見過那兩條巨蟒,足以說明,那兩條巨蟒的活動范圍并不大。”

  “巨蟒不可能無端端就生得那樣大,當初我與殿下也懷疑過,定然是有什么寶物能讓那兩條巨蟒成了那副樣子,只是當初我們急于離開崖下,并未仔細搜尋。”

  聽到這話,陳琮像是了解了什么一般,“你的意思是,巨蟒很有可能就是圍繞著那個寶物在活動?”

  言下之意,搜尋起來并不難。

  阿萱點了點頭,卻又道,“只是,我們不知道那寶物是什么,是一棵奇異的花草,食之能延年益壽,還是一塊蘊含能量的石頭,就如聚魂珠一般。”

  不知道是什么,那找起來自然就會麻煩一些。

  陳琮明白阿萱的意思,點了點頭,道,“你只需將地點給我,余下的,不必理會。”

  聽到這話,阿萱不禁臉色一僵。

  陳琮這是要自己派人去找的意思?

  卻聽梁煜道,“父皇,不妥。阿萱也說了,那是在大棠的京都附近,倘若被人發現我們派人去附近搜尋,只怕到時候會引起兩國的戰爭。”

  聞言,陳琮卻是不屑一顧,“以大棠如今的實力,還能與我陳國一戰?”

  話音落下,卻見阿萱的臉色有些難看,陳琮這才想起來,阿萱除卻是他的兒媳婦之外,還是大棠的護國夫人。

  那是在戰場上廝殺出來的頭銜,若是起了戰事,她必定不會袖手旁觀。

  于是,陳琮微微皺了眉,道,“陳國人與棠國人的樣貌無差,從外表上根本就分辨不出來,豈會被輕易認出?”

  阿萱想了想,這才道,“我倒是可以為父皇指明地點,但那處地方很是危險,會有瘴氣升起,要人性命,當初如若不是吃了蛇膽,我與二殿下絕不可能活著離開。所以,就算父皇派了再多的人去,只怕也是毫無進展。”

  陳琮冷聲道,“瘴氣一般都是在夜里或是清晨方才會升起,只要避開這兩個時間段應該不會有事。”

  “不,那里的瘴氣毫無規律,有時候一天都沒有,有時候一個時辰里會起兩次。我與殿下在那呆了幾日都不曾弄清楚瘴氣的規律。”

  阿萱的話,令得陳琮陷入了沉思。

  好一會兒,他方才開口問道,“所以,你的意思是,只有你與煜兒二人才能去那地方搜尋?”

  聞言,阿萱用力點了點頭,“是。”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